切沃市

老城需要怎樣的天際線?

對待歷史遺跡,既不要過于神化,又要保持謙遜。

每經記者 楊棄非    每經編輯 劉艷美    

貝爾納·德穆蘭參與的凡爾賽宮改造項目 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1983年,貝聿銘接手被他稱為“職業生涯首位”的盧浮宮項目。爭議和贊譽圍繞標志性的玻璃金字塔展開——這個具有強烈現代感的建筑,與周邊古老的巴洛克建筑形成一種奇異的協調感,為那些如何讓老城與新建筑和諧共生的爭論提供了一絕妙案例。

當時,剛畢業的貝爾納·德穆蘭(Bernard Desmoulin)作為貝聿銘工作室成員,參與了盧浮宮項目。回過頭來看,他認為,盧浮宮的成功,某種程度上歸功于貝聿銘對遺跡的態度,即“對待歷史遺跡,既不要過于神化,又要保持謙遜”。

作為這種理念的“繼承者”,德穆蘭先后參與包括法國凡爾賽宮、羅丹美術館、克呂尼修道院等諸多歷史遺跡的改造,并于2009年獲得建筑界頗具份量的銀角尺獎,2018年當選法蘭西藝術院成員。

克呂尼修道院改造項目 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近日,德穆蘭到中國參加了中法文化之春和2019年建筑在行動系列講座。面對法國的老城與古跡,德穆蘭習慣于用現代手法為其賦予新生——而在中國城市更新進程中,他的經驗能否帶來一些啟示?

站在過去與現代之間

法國是世界上文化遺產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。法國文化和通信部此前公布的數據顯示,目前法國境內共有約4.4萬處受保護歷史古跡,2374處以歷史古跡名義受保護的園林,以及26萬件受保護文物。對于這些散落在城市中的“古董”,如何讓他們“活起來”?

在德穆蘭的工作中,這意味著,要在保留歷史感與遺跡原貌前提下,對其進行更符合現代需求的改造。

凡爾賽宮改造項目 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他曾參與凡爾賽宮部分宮殿改造工作。凡爾賽宮對巴黎的重要性毋庸贅言——它不僅是巴黎最著名的宮殿之一,也與中國故宮、俄國克里姆林宮、英國白金漢宮和美國白宮并稱為世界五大宮殿。

不過,據德穆蘭回憶,剛接觸凡爾賽宮項目時,那里幾乎是一個廢棄場所,除了墻之外,“幾乎沒有其他東西需要保留”。

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在保持風貌、基本狀態的同時,引入博物館的現代性。據德穆蘭介紹,他們用玻璃在原來的大宮殿內側分隔出若干廳室,既增加了宮殿的功能性,又不至于破壞建筑原有厚度;此外,他們還將國王處理事物的場所改造成辦公室,“還原宮殿原來的作用”。

將建筑的現代性與古典美有機融合,這種特質幾乎貫穿在德穆蘭的每個作品中。

墨西哥駐法國大使館被地震摧毀后改造成藝廊,他引入臨街水池,通過水面倒影將其與新的現代建筑融為一體。

墨西哥駐法國大使館改造項目 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他還為圣邁克桑萊科勒圖書館打開若干窗戶,不僅將建筑內部的年代感與外部的現代感聯系起來,也巧妙地突出它作為最早的鋼筋混凝土建筑的特質。

圣邁克桑萊科勒圖書館 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新舊碰撞的城市韻味

面對歷史遺跡時,德穆蘭似乎更傾向于在周邊設計更具現代感的建筑。在他看來,當新與舊并列在一起時,更能凸顯出一座城市在歷史進程中沉淀的文化特質。

“盧浮宮的設計就能很好地體現巴黎的特色。”德穆蘭解釋,“它的藏品代表了悠久的法蘭西文化,而現代化設計又體現了巴黎新的文化特色,兩者相得益彰。”

盧浮宮 圖片來源:攝圖網

站在盧浮宮廣場上,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在新舊碰撞下巴黎城市天際線的韻味——老宮殿的磚石結構與金字塔的混凝土結構互相映襯,在玻璃金字塔金屬質感和幾何形狀背后,褐色的宮殿外墻更顯莊重,二者高度相稱,在矛盾中實現了統一。

“不應該過度神化遺跡,而應該與遺跡一同設計。”這是德穆蘭對貝聿銘的總結,也成為了他的堅持。

“貝聿銘既保持謙遜,又要與遺跡對話。通過簡潔的設計,他實現了新建筑與老建筑的融合,并經過了時間檢驗。”他評價道:我也是第一次感覺到混凝土可以這么美,讓我意識到材料給建筑帶來的美學享受可以高于其他因素。

盧浮宮 圖片來源:攝圖網

此外,現代與傳統沖突,還能為城市帶來更多價值。

巴黎蒙特勒伊區(Montreuil)曾邀請德穆蘭為其設計一座博物館,期望是“讓從來不逛博物館的人來逛”。在法式老建筑一旁,德穆蘭設計了一個“有異物感”的弧形建筑與之并列,似乎完全不考慮與周邊的融合。“許多游客驚訝于這種反差,反而會進博物館中一探究竟。”他說。

德穆蘭為巴黎蒙特勒伊區設計的博物館 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在他看來,很難用一個時代的眼光來判斷城市中建筑的美感。“也許我們現在認為古典是美的,一些新的建筑不美,但也許過了幾代人,我們認為不美的建筑在他們眼中可能也是美的。”他說,“關鍵是要用一種科學的眼光來判斷。”

遺產自身會不斷進化

翻閱德穆蘭的作品,博物館可以說是最核心的主題。從最早參與的盧浮宮,到他最常為人所稱道的法國國立中世紀博物館,它們在承載城市記憶的同時,也成為德穆蘭用來展現城市新舊聯系的“畫布”。

法國國立中世紀博物館改造項目 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“現在,越來越多的城市傾向于將博物館置于城市中心位置,說明城市對歷史更加強調了。”但德穆蘭同樣認為,這絕不意味著博物館能夠固守傳統——除收藏功能外,博物館在吸引旅游方面的功能同樣重要,而外觀設計正是考量因素之一。

在德穆蘭看來:即便是遺跡也不是一成不變的,遺產自身也會不斷進化。

在巴黎的100余個博物館中,這種“與時俱進”體現得十分明顯。而在德穆蘭設計的大多數博物館中,還會為現代藝術留下展示空間——在古典藝術展覽一旁,可能是玩具或家具展廳。

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德穆蘭也希望,他所建造的博物館本身,能夠承載更多聯系城市新舊的功能。

“我們觀察到一種現象,在歐洲,各個城市的博物館可以隨意挪動,并沒有體現城市本身的特質。”面對這個問題,德穆蘭的解決方案時,運用符合當地建筑特色的材料。

在為巴黎第六區的法國國立中世紀博物館打造前廳時,為與周圍建造于公元前1世紀的羅馬浴場相映襯,德穆蘭找了足足一年時間,最終決定使用鋁板來表現復古磚石的形象。

法國國立中世紀博物館改造項目 圖片來源:desmoulin-architectures官網

盡管仍然是現代性十足的線條與結構,但他在每一塊鋁板上設置了不規則的孔洞與花紋,在陽光下,斑駁的質感讓人仿佛置于羅馬時代。

責編 劉艷美

Copyright?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,違者必究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7  

網站備案號:蜀ICP備19004508號-2

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

切沃市 梦幻西游50级怎么赚钱2018 11选五 程序算法 日本黄色片图片 抖音网红赚钱多少 baijiale赌场庄闲和规则 九五至尊棋牌 如何赚钱发财的23种方法 大连滚子手机版 大学生快速赚钱一万 重庆肘时彩官网 万和娱乐怎么玩不了呢 美国美女热舞 一本道超级名模第60弹 看广告赚钱的真假难辨 天镜棋牌